当代网站:http://dangdai.qikan.com

当代2020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澡堂男人

字体:


  锅炉房顶冒出烟来,老四坐到门前的躺椅上,澡堂门脸狭小,那把泛着油光的竹躺椅几乎戳到街面上。这是栋两层小楼,楼的右侧有条深溪,从山里劈面而来,溪上有一座石拱桥,人称黄金桥。老四记得一九九四年一场特大暴雨让山洪漫过了桥面,水跟着从江面倒涌过来,浊黄一片灌进一楼堂子,老四的父亲就站在水里兴叹,大水冲了龙王庙哟!老四却觉得好耍,说,龙王庙不被大水冲,那才叫怪事,这水还能是别人放的?那年老四三十岁,流年不利,在电厂做机修工的他被电机砸坏了两根手指,右手无名指接上后还是坏死,只好切掉,另一根中指也不灵光,那以后工作不好干,受人刁难,本来也是合同性质,老四干脆不伺候,回家承了父业。老头子拱手让出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当代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