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网站:http://dangdai.qikan.com

当代2018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松针

字体:


  幻净把铁壶递于师父的时候,并未立即离手,他另捡了一条预备好的湿毛巾,用右手兜着壶底与师父借力。冷湿的毛巾与那铸铁吱吱叫了一回,吞云吐雾间,那股滚烫黏稠的水艰难地注入黑陶大碗。碗底铺的茶唤作松针,惨黑,暗淡,仿佛枯枝败叶,支棱疏散,又像一个灰扑扑的雀窝。见水冲将下来,一时大难临头,遂上奔下蹿,随高逐低,七歪八斜。稀奇的是,过不多久,它们却似绿林点兵,只顺溜溜,傻愣愣一根根垂直悬于水中,此时此境是幻净最爱看的。那茶果然似针,而那针竟真也是茶,它們优游在透明的水中,渐次在周围呕心沥血般地沁出些绿色。不期须臾间,又溶蚀溃败,随即化成一潭乌黑去了,再无看头。想来不是什么好茶!幻净心叹。师父早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当代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