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网站:http://dangdai.qikan.com

当代2018年第3期  文章正文

唐山海

字体:


  第壹弹:保镖

  0

  我这一生中,最早记住的一个日本人的名字是叫大山勇夫。

  1937年的8月9日,下午5点钟光景,有消息从虹桥机场那边传来,说是保安团在机场门口开枪打死两个日本人,其中一个就是大山勇夫。两人那时是想开车硬闯虹桥机场,保安团鸣枪警告无效,于是免费送给他们几颗子弹。大山勇夫和他同伴,在噼里啪啦的枪声中,像两只胡乱扔在机场水泥地上的破烂的皮水袋。

  那一年我十六,夏天到来时,有一粒喉结开始光顾上我的脖子。剃刀金粗鲁地摸了它一把,不怀好意地说,你小子很快就是一个男人了。这时候知了的叫声响彻了上海近郊我居住的朱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当代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