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网站:http://dangdai.qikan.com

当代2018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人家

字体:


  在秦岭,去一户人家。院子没有墙,是栽了一圈多刺的枳篱笆,篱笆外又是一圈荨麻。我原本拿着棍,准备打狗的,狗是不见,荨麻上却有螫毛,被蜇了胳膊,顿时红肿一片,火烧火燎。

  主人是老两口,就坐在上房台阶上,似乎我到来前就一直吵着,听见我哎哟,老婆子说:馍还占不住你的嘴吗?顺手从门墩上拿起一块肥皂,在上边唾几口,扔了过来。我把肥皂在胳膊上涂抹了一会,疼痛是止了,推开篱笆门走进去。

  你把棍扔了,老头子说,你防着狗,我们也

  防着你么。

  他留着一撮胡子,眼睛里白多黑少,像是一只老山羊,继续骂骂咧咧,嘴里就溅出馍渣来。一只公鸡在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当代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