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网站:http://dangdai.qikan.com

当代2017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字体:


  或许是因为雅文化比较深厚,这地方的人们说话有些碍口,不愿把话说得太直白。像公和母这样的字眼,他们似乎都有所回避。例如,他们不把公羊说成公羊,说成骚胡;也不把母羊直呼母羊,说是水羊。同样的,他们不把公牛说成公牛,说成牤牛、犍(阉割过的公牛);也不把母牛叫母牛,而是叫受牛。是的,这种叫法地域性极强,在字典上是查不到的。从发音的音准和字义上判断,它不会是瘦牛,或是兽牛,只能是受牛。受是接受的受,也是受苦受累受难的受,以受字为母牛冠名,与母牛的性格和命运是接近的。

  这天傍晚,太阳在西边的麦田上方变成一张大红脸时,胡启东牵着一头受牛走进自家的院子。他中午在外头喝了酒,从日当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当代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