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网站:http://dangdai.qikan.com

当代2016年第4期  文章正文

忠实的胸怀

字体:


  我是在中央党校学习班的结业式上听闻陈忠实去世噩耗的。那天,与我同班的铁凝主席告诉我陈忠实早晨走了,我一听不禁“啊”了一声。昨天才听她说先生病危了,作协的钱书记已赶赴西安探望,怎么刚刚过去一夜就撒手人寰了?我原本还想着回到西安就赶去医院看望先生的,这个愿望却在瞬间破碎了。

  从悼念先生的大厅出来,我的脑子呆木木的,使劲在想跟先生交往的过程,却怎么也想不起当初是怎么跟先生认识的了,只记得他的《信任》当年荣获了短篇小说奖,我们一帮文学票友围上他一声声道贺,但他的反应并不热烈,额头的皱纹并没有得意的迹象;待他的《白鹿原》出版后好评如潮,我每每捧读都感到沉甸甸的,有评论说这部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当代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