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网站:http://dangdai.qikan.com

当代1999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孬舅舅

字体:




  第一次见到孬舅舅是我们婚后的第二年冬天,地上有残雪,北风割人耳朵,很冷。

  那天下班到家时,发现沙发上歪着屁股半坐着一位五十出头的庄稼人,脸上横着竖着许多皱纹,眼光黯淡无力,穿一身灰不灰蓝不蓝的平布棉袄,上面补着不下十来个补丁,有的补钉上还压着补丁,一缕一缕灰黑的棉花从那棉袄的边缘畏畏缩缩地探着头,一股酸酸的味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,使屋里充满了烂咸菜的味道。看见我,那人现出一副缩手缩脚的样子来,想站起来又没站起来,只是憨憨地笑着欠了欠屁股。妻忙说:“我小舅。”这一介绍他才站了起来,近乎胆怯地一笑,脸上的皱纹立即挤到了一起,缓缓咧开一张大嘴,眯起一双昏蒙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当代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